五種情緒討論會:驚嚇 Scared

二OO七年Carruch ibn Michael在華盛頓州Port Townsend城,針對「情緒」所進行的一系列演講。當時,該系列演講被錄製下來並以mp3形式發行在Carol Steinel的網站上,網站名稱為Cosmic Laugh。
「思,生活」工作室取得該系列演說中文翻譯允許,同時我們將從11月8日開始五個星期一的晚上以討論的形式來傳遞這些訊息。
演說的翻譯會在討論會前約一個星期的時間刊登在「思,生活工作室」部落格上。在實際的討論會上,我們則有機會澄清或進一步了解這些概念。
Carruch ibn Michael對情緒所提出看法與我們所接觸過的任何系統有很大的差異,不過似乎這對於做為人的我們,是相當實用的方法。
以下是我們11月8日要討論的Carruch第一次演講,「驚嚇」。


網站連結五種情緒討論會: 簡介 Link to Five Emotions Discussion Series: Introduction

主講人: Carruch ibn Michael
我們從「驚嚇」開始,因為這是你擁有的這些情緒中最原始的一種。這個情緒與主張生存與繁榮的第一脈輪有直接關連。作為哺乳動物,讓你與你的化學身體有最直接聯繫的動物情緒正是這種。當你有驚嚇感覺的時候,就像你身體感覺震驚一樣。如果地震時你的房子開始搖晃,或者你看到洪水朝你襲來,抑或是街上的狗迎面往你的身上一跳,你的身體便經歷了這樣的感覺,這種化學經驗稱作震驚反應。這就好比你們踫到驚嚇時心裡想著:「是要正面迎戰還是逃之夭夭」。這是相當自發的反應,你幾乎很難克服它,即使你在心裡告訴自己:「我不應該受驚嚇」,你的身體還是會感到震驚。這種驚嚇的情緒,用身體的震驚作為譬喻,經常結伴出現,它對你很有用處。沒有這種情緒,當你的身體遭遇危險的時候,你便不會察覺,也不會用可以保護自己的方式來回應。

在地震時,房子開始動搖,你的身體感到晃動,你感覺到你的身體對地震的反應,你的身體開始大量分泌腎上腺素,因此你快跑逃命;當你的身體受傷的時候,你的血液開始大量製造凝血劑,讓你的血液快速凝固;你不會說像這類化學反應的啟動是不好的事,特別是當地震搖晃時或著洪水來襲,驚嚇的情緒幫助你逃離家園。或是當一隻狗朝你撲來,驚嚇的情況讓你舉起雙手保護自己,你不會因此批判它是不好的事,你反而會說這是自然的反應。因此,內心的驚嚇也同樣是自然的反應。
不過,你有可能是在回應一個實質的、化學的危險。可能當你的內心感覺驚嚇,你是對你靈魂受到的危險產生回應,你對讓你的存在遭到威脅而回應。這會以很多形式出現。
舉個例子來說,你感覺有人欺騙你,我現在的意思是,這個世界不是在受威脅的情況,你不朽的靈魂總是必須知道什麼是真實,嗯,那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如果你了解宇宙法則,當有人對你說不真的話,是因為他們要在不給你所有資訊以交換能量的情況,試著要你奉獻能量給他們。如此一來,可能會導致你為了一個你並不支持的東西而奉獻出你的能量,因此與宇宙法則相違,就某種層面來說,它會危及你的靈魂。因為如果你注意到了,你與另一個人並不是處在公平交換的情況而你卻讓這個情況持續,根據公平交換法則,你的系統最終也無以為繼。作為靈長類,作為群居動物,你了解人與人的關係對你而言是一種必要,自然地,你的靈魂會發出一個聲音:「嗯,這樣沒有辦法支持我繼續」,就好像待在一棟逐漸崩解的建築物裡,你無法存活一樣。
這就是驚嚇。驚嚇是當下的情緒。現在你可以藉由練習你所稱的「恐懼」來釐清驚嚇的感覺。「恐懼」不存在現在、不存在當下,它會、可能會、也許會發生。「恐懼」沒有好壞,在神的世界裡,沒有東西是好或壞,對或錯,不過它可能沒什麼效率。因為「恐懼」把你帶離當下,它不讓你存在於當下。你對未來「恐懼」,你不會對現在感到「恐懼」。你對當下可能感到驚嚇,卻不會對當下感到「恐懼」。這麼說好了,你在一個屋子裡,地震發生了,屋子開始搖晃,這時候你如此太擔心明天的工作是否困難而忽略地震的發生。你會說,「那是因為我不在當下,我不在現在,我沒有察覺柱子開始碎裂朝我倒下。」你會說,「那我心不在。」 事實上,這是「恐懼」的結果,一點效率都沒有。你來到這一世,是要經驗當下,任何讓你抽離當下的東西對你這一世都是沒有效率的。
我們來看看驚嚇這個東西,還有震驚這個東西。驚嚇支撐你的存在,它協助你脫離不對的情況,去做你必須去做的事,它非常非常有用,是很有用的工具。相反地,「恐懼」就不是有用的工具,儘管「恐懼」幫助你釐清震驚或驚嚇在你的身體裡,所產生出完全相同的能量。
你接納「恐懼」,就是你把自己帶離當下,你相信在那個時候你是有危險的 ,你的身體會有所回應。因為你的頭腦已經把你帶到一個你認為會有危險的未來。想想當你說你「恐懼」的時候,你是怎麼說的。你會這麼說:「我怕我會失去工作。」「我怕我先生或太太不會愛我。」「我怕有事會發生在我的孩子身上。」我們把這些句子的前面幾兩個字「我怕」去掉,然後再聽聽這些句子變成什麼樣子:「我會失去工作。」「我先生或太太不會愛我。」「有事會發生在我的孩子身上。」這些都是肯定的句子!你正在命令宇宙帶給你一個我不相信你會想要的現實。
在你隨「恐懼」起舞的當下,你同時也刺激你的身體啟動,就像你現在遭遇危險時一樣,因此你會顫抖,彷彿地震發生時一樣。你的腎上腺素無法區分地震時的顫抖或是你自己宣稱出來的可怕想法的顫抖。我講了很多次,你的身體是你靈魂的僕人,因此身體會聽命於你的想法。「恐懼」把你帶離當下,當下卻是你唯一有權力做什麼事的時候,「恐懼」讓你嚇到屁滾尿流,現在你的「驚嚇」是雙倍的。你驚嚇,卻什麼事也不能做。
你身處的文化是要你征服「恐懼」。我告訴你,你不要去征服「恐懼」 ,而是去認識它、賦予它一個功能、並擁有它。因此當「恐懼」在你心裡起舞時,你可以說:「喔,是的,我與之起舞,現在釋放了我身體裡許多能量,我現在將這個能量獻給我希望的美好未來與我的完美現在。」現在,我的工作很好、我的另一半很愛我、我的孩子很安全很棒。這些因恐懼而產生出來的能量獻給我剛剛所說的我存在的聲明。
我相信,你同意這麼做比試圖抹去你自己帶來的「恐懼」效果更好。你被教育「恐懼」,被教導「恐懼」未來,你把未來想得很糟。每一次你接納「恐懼」,每一次你有意識地朝向「恐懼」走去,假裝那個「恐懼」是真的,你便啟動你身體的化學反應,如此你將經歷真實的化學危險。
這是你的社會普遍知道的壓力現象。當山頂洞人踫到獅子時,他可能力拼也可能逃脫。他會善用驚嚇反應的能量,可能是逃脫也可能是與獅子奮戰。不過,在你們的文化裡,你們不這麼做。你的老闆進來,皺著眉頭,你內心想:「噢,糟了,我完了!」但是你不會逃脫也不會力爭,你忍氣吞聲,你試圖看起來平和,但是你一點都不平靜。因為你體內的抗凝血劑與腎上腺會升高、在體內流竄、阻塞你的動脈,抗凝血劑與腎上腺等著在有用的行動中釋放。一天下來,你覺得疲憊不堪,因為腎上腺素的升高是要耗費很大的能量。想想當危機解除時,你的感覺是什麼?當地震停止後,你開始發抖,然後你需要休息片刻。因為你的身體用了很多力氣。
當你接納「恐懼」,你的身體就要費很大的勁。你每天都感覺「恐懼」、每天都與「恐懼」起舞,你感覺驚嚇。其實你才是「恐懼」經驗的創造者。你要開始轉化這個能量,不要浪費這些能量。你體內引發的顫慄,要去使用它。
這是我講的第一種情緒。就像我說的,它是很具深度的一種情緒,我相信它經常埋藏在其他情緒裡不被看見。你不喜歡承認你受到驚嚇,你覺得那很軟弱,不過我告訴你,那一點都不軟弱。想想一名很壯碩的獵人遇到了獅子,他感覺他的心跳不斷加快、腎上腺素開始升高,盤算究竟要力搏還是逃脫,他不軟弱,他反而很強悍。他使用身體提供的服務,情緒是身體給予的禮物,在這個時候,這個禮物告訴你:「是的,我很驚嚇,但是我要把驚嚇轉化成有用的東西。」我希望你理解這點。因為你的社會很大一部份的文化是服膺「恐懼」這個概念。換句話說,你的社會不讓自己的能量存在於當下。如果你的社會現在接受驚嚇,只需說:「是的,我們感到驚嚇!」我相信你們會為自己做一些什麼。不過你們不喜歡承認,你們反而選擇了「恐懼」,有什麼會發生、可能發生。我告訴你,如果你們願意面對當下的驚嚇,你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全世界唯一安全的地方就在當下。

如果你要,我想要給你祝福,如果你願意接受的話:我,Carruch,說,我向眾神中心發出我的祈禱。你,所有這一切,就是你,包括全部宇宙的你,你創造了這個地方及其他所有地方。你賦予萬物所有為了生存的必需。
所以我這樣對你說,造物者,我要求你對接受祝福的人祝福,只有祝福在完全受到享受時才會發生、只有當他們因為你給的禮物,而經驗到愉悅與振奮、他們經歷了他們擁抱的路徑與他們自己完全一致,如此,我要你用以下的祝福來祝福他們。 帶著他們擁抱這個情緒,驚嚇。讓他們了解它是他們的朋友,讓他們不要恐懼這個情緒。讓他們不要抵抗它、而是去體驗它,允許它洗滌他們並使用它正如它本來就是要被使用的、允許它推動他們與靈魂辨識出的危險進行對話或是避開危機,這個危機是一個神話,如果他們就在現在,他們會看到這個神話。打開他們的眼睛,允許他們與他們的驚嚇站在一起,就在那裡,了解那個勇氣不是因為沒了驚嚇,而是願意處理它的存在。我要這個祝福、這個覺知,發生在他們身體,成為業力自動平衡的宇宙,如此一來,當他們接受他們的情緒,感到驚嚇,他們會散播這個美好的光給其他看清楚他們的人。這個祝福也會傳遞給他們養育的孩子、他們的配偶、朋友以及與他們互動的家人,他們都看到也知道這個祝福。他們會這麼做,都是意圖服侍光。這是我,Carruch ibn Michael在唸這個祝福,現在我唸完了,這個祝福會在這裡、這個宇宙、這個時候、空間、範圍以及任何時空範圍,就此實行
中文翻譯:楊琇閔

網站連結五種情緒討論會: 簡介 Link to Five Emotions Discussion Series: Introduction

如有疑問或要報名,請聯絡我們在 zmezmi@gmail.com 噗浪three_circles 手幾:0921613420(Angela)
台北市大安路一段51巷3號5樓 (忠孝復興站)

本材料最早是透過Carol Steinel所傳遞,智慧財產權也歸Carol Steinel。Carol Steinel為美國華盛頓州Port Townsend的心靈老師。該文得到Carol Steinel的允許進行逐字翻譯。你可以在她的網站www.cosmiclaugh.com找到更多她的作品,或是訂閱周podcast.
你可以在Carol Steinel的電子商店上購得該系列演講mp3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是意見留言版! 我真心想要聽到每個人想法及看法,因此,拜托留下你的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