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協與不妥協

我不知道妥協究竟好不好?在我還沒來得及了解「妥協」的意義之前,我便在整體社會集體的教育下,接受了「妥協」這個概念。你一定聽了無數次來自你的父母或是任何長輩說過,婚姻之道就在妥協;或者,這世界沒有完美的工作、沒有完美的伴侶,沒有辦法,你只能妥協。我們在這樣的集體思維下長大,在還沒真正奮鬥過之前,我們就先「妥協」了我們的人生。選一個開起來光鮮亮麗的科系,放棄了自己真正的喜歡;找一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工作;與一個條件看起來可匹配、卻不那麼有趣的人結婚;聽命於不那麼講道理的權威;我們遵守這樣的遊戲規則遵守得那麼理所當然,不曾懷疑。

但是我看過不妥協的人。那種為了理想堅持不妥協的人,他們受盡無情的挫折與沮喪的摧殘仍然堅持到最後一分鐘,也許最後的結局仍需妥協於人生的不完美,但是我看到了他們的生命所散放出來的光茫。也許你會說,兩者的結局還不是都一樣。這兩者的妥協看似相同其實卻不同。堅持奮鬥不妥協,起碼還有機會要到自己所要的東西;一開始便妥協則是主動地將可能的機會拱手讓人。

中文討論會 on 9/11(六) at 7:00 pm

我們會在Catmints Cafe見面.請打電話給Angela訂位
Catmints Cafe: 羅斯福路二段101巷9號, (捷運古亭3號出口) (02)8369-1271

題材: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
主題:夢境/心理/潛意識/劇情討論&分享
小叮嚀:記得先去看電影喔~~
預告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QAVkr_VMNto
(可斟酌是否觀看)

老師對小朋友重不重要? Are teachers important to children?

有一個好朋友問我說:“對小朋友來說老師重不重要?” 她在學校工作,在思考為孩子安排在哪一個老師的班上是一件重要的事嗎?學生和老師不能相處有很重要嗎?

我不知道她真正想的是甚麼。我聽到的是, “對小朋友來說老師重不重要?”

我想過我自己對老師、學校的經驗。有的老師我喜歡,有的我很討厭。當我思考學校體系時,我想到以下幾點:

1. 在台北,孩子經常一天要花十個小時上課,包括補習班和別的課程。一個禮拜裡平均一個學生要和四到十個老師接觸。

2. 每一個學生所處的環境都是教師主導的。父母常常工作到很晚, 學生每天相處最久的大人大多數是老師, 因此大不部分的時間學生只有老師可以當模仿的對象。

3. 從小孩的立場,孩子生活的所有面向都是老師在控制的。學校的決策都是透過老師來傳給學生的,也是透過老師來執行的。孩子其實看不到老師行為背後的原因,他們只感覺到老師的權威。孩子來到學校,他們生活的每個方面都受到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