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系列活動,歡迎加入參與討論:思.生活討論會五系列

系列一:看不見的偏見

你也許從來不曾檢視過,我們的社會對於一個人外貌的歧視多麼地視為理所當然,絲毫覺察不出其中存在的問題。你一定不只一次聽過平地人以「番仔」這麼稱原住民,這樣貶抑的稱呼,顯示著平地人的優越,但是我們少有人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你也一定聽過平地人對原住民愛喝酒的文化多麼地嗤之以鼻,但是我們沒有想過,文化與文化之間其實沒有熟優熟劣的區別,它僅代表了某一社會大家共通的習慣而已!

我們對於外貌歧視的例子不勝枚舉。 想想,迎面而來一名白人與膚色偏黑的東南亞人,雖然你不知道他們的職業,但是你的內心是不是早有了分別?你一定也聽過很多人說過,白皮膚比較漂亮、比較容易交到異性朋友云云,你有沒有感到其中不太對勁的地方。我們與生俱有的膚色,與一個人的好與壞沒有關係,但是它卻實實在在的影響我們對他人的成見。

「思.生活討論會」列系一,想要討論的便是這個存在已久,卻始終不被重視的歧視問題。討論的過程也許有時會探究得很深,也可能踫觸一些傷痛,更可能觸及一些個人的 問題,但是請帶著一顆開放的心、沒有保留地加入我們討論。這雖是困難的議題,我們希望透過引出問題、討論問題,讓我們自己看見問題,最後改變人我關係,邁向一個更好的未來。

時間:5/9, 5/16, 5/23 星期一7:30
費用:三次共$500NT

新人性主義

(English below)

新人性主義, 作者: David Brooks, March 7, 2011
在我的職涯中,我經歷了一些政策上的失誤。當蘇聯解體時,我們派了一群群的經濟學家,忘了考慮到摧殘這國家已久的低度社會信賴感。當入侵伊拉克時,國家領導人們也未對當地的複雜文化與世貿中心恐怖攻擊後的恐懼餘波做好準備。

過去(在美國)我們的金融體制是建立在銀行家是不會集體做出不理智行為的理性動物的前提之下。過去30年內我們嘗試過許多種不同的方式改造我們的教育體制—嘗試過大型學校、小型學校,私立學校、學券制,多年來卻忽略了核心議題: 師生之間的互動關係。

我相信這些失敗都是源自於一種失敗:只依賴單一過度簡化的人性觀點。我們社會的主流觀點是我們是個別獨立的個體,不只在政策與制度面,在各方面亦然。值得大家信任的理性和常被質疑的情緒是分離的。社會發展到了理性壓抑熱情的程度。

這也在我們的文化中造成了一種扭曲。我們強調理性與合理性,卻沒有充分表達與探討他們背後更深層的部分。我們擅長於談論物質面的事物,卻拙於表達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