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烏托邦網站討論 Working Towards Utopia #2: Angela

(按下這裡多了解「邁向烏托邦」網站討論工程.)

Massachusets州有一個學校叫做Sudbury Valley School (SVS)。這所學校從1968年開始,已經30多年在提供一個很不一樣的教育模式,它的教育理念是以一個相當根本的概念為前提,那就是,孩子也就是人。

我說「 孩子也就是人 」,怎麼會是相當根本的概念呢?畢竟 孩子長大就成為人,不是嗎?可是要了解為甚麼在我們的文化這算是一個根本的概念,你只需要花40分鐘觀察大人和小孩互動,你就會了解。你一定會發現沒有任何大人會用尊重一般人的方式來對待孩子,會以一個 自主及有智慧的個體的方式來看待孩子。

反而大人會把孩子當成沒有腦子、不能照顧自己的、不負責任的、 不會下決定的機器人。你能想像對同事、老闆、先生、太太、朋友說話的方式像小朋友的方式嗎?

我以前教過八歲以下的孩子也和他們相處過,我發現三歲的小朋友不是很注意自己以外的世界,不過當他們變成四歲時突然發現自己是社會的分子、然後開始和這個社會互動。四歲的小朋友已經持有自我認知的概念、也有和大人相同的 情緒、也具備所有生活上需要做判斷的能力。他們所缺少的只是經驗。他們不知道選擇A或B的結果差別在那裡。他們怎麼得到經驗?我們怎麼有效地教孩子、教他們辨別力?怎麼傳授他們做正確決定必要的知識?

那,我們來談談Sudbury學校。他們的教育方法很先進的。說真的,我希望之前我是受這樣的教育。

Sudbury School的設備包括十公頃的校園,其中有水池,森林和田地。有一棟很大的建築物,裡頭有各種不同的房間,有的像客廳,有的是有專門用途的,像是廚房、藝術室、科學實驗室、音樂室、舞蹈室、 電腦區、等等,只要學生需要甚麼就設立甚麼。已經不再需要的就轉換成別的用途。最重要的是到處都擺放各類書籍,大家可以任意借閱。這聽起來像天堂不是嗎?

事實上,這裡最重要的資源就是200名學生。你可能不清楚我為甚麼這麼說。這裡學生就是其它學生的資源,這也是這個學校的特長。 他們了解有的時後能夠教人某個技能的最佳人還選是才剛剛學會的人。

Sudbury的學生4歲到21歲都有。所有的學生彼此互相幫忙學習,Sudbury也有職員,他們不是老師,他們是有特殊任務的成人,他們基本上幫助學生任何需求,他們也扮演著維護校園環境整潔的角色,這樣的職員一供有九名。

當訪客來到Sudbury School的時候,他們經常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學生休息的時候來。因為到處是跑來跑去的孩子,一群一群聚在一起做不同的活動、談話、嬉笑等,不過情況並不混亂,其他學校的休息時間倒是混亂的。如果你停留一段時間,你會發現這個學校沒有鐘聲要求校園裡的人員組織活動,事實上你所看到的正是有組織的活動,是一種自我組織的活動。這些孩子主動地在探索他們身處的世界是什麼樣子,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正在探索他們是誰。這是一個孩子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而這件事恰恰是受教室、球隊、課程及課後活動等嚴重干擾的事。這也是多數大人在他們一生中從未坐下來好好完成的一件事,也從未看看這個世界的運作在你的身上造成了什麼樣的結果。限於文章的篇幅,在這裡無法一一說明這種自我組織教育怎麼進行,也無法說明為什麼它是有效的。不過文末提供了一些連結,你可以從那些連結得更多資訊。

除了自主教育以外,這個學校另一個相當獨特的地方是:學生自己管理學校。也就是說,所有管理學校每天會遇到的決策或問題,如,行政決策(我們要不要撥經費給這群想要成立音樂公司的團體?或是,社會衝突(對於這群把水灑在某間休息室沙潑的學生要怎麼處理?)這些決策都由學生自己決定。我們的社會相信十八歲人就像裝了開關神奇地從一個不用負責、事事被照顧的小孩,轉變成一個可以負責任的成人。這對於我們的社會是相當激進的做法。

這個讓學生四十年來自己成功管理學校的做法叫做學校會議(School Meeting),這麼做與該區其他公立學校相比,成本少了將近一半。這個模式取自於新英格蘭城鎮會議(New England town meetings),學校會議內每名學生與職員都只有一票投票權,選出會議裡的幹部。會議的進行是依據正式的程序,他們採用羅伯特議事規則(Robert’s Rules),每一次召開會議之前,會事先公佈議程,有興趣的人會可以參與會議。他們也有解決衝突的正式模式稱為審判委員會,委員會的成員也都是學生,他們負責以法庭程序來處理所學生的提告,包括「有人打我」、「他沒有完成他自己同意完成的工作」,每一名學生或職員都有權提出告訴。

要簡單介紹Sudbury School很難,因為它運作的模式和我們在這個世界所看到的任何學校是如此不同。我的意思是,它與我們每天接觸到的教育機構都不一樣。它的一點一滴無處不是民主,每個人對其他人都負有直接責任,同時毫無衝突地他們也有絕對的自由做他們想做的事。這儼然是一個由自由與責任所形成的小小社區。還有比這樣更好的地方來教育孩子嗎?教育他們為自己做最好的決定?

我現在想要達到目標是,如果許多我們的孩子是在Sudbury這樣的環境下受教育,它對我們的地球會有什麼影響。

我們先想想現在情況。我們的政治系統理應是民主的,但是我們的學校呢?它們都是威權獨裁體制。我們的工作場域呢?同樣並不完全是民主,不是嗎?因此,你如何每天八至十個小時清醒的時間,特別是在你關鍵的發展階段裡,處在威權命令的環境裡,突然間當你轉變成為成人之後,立即了解與有效運用民主政治與社會?

我想說的是,如果所有學校,或者超過百分之十三的學校是Sudbury School,結果會怎樣?我們的學生在他們成長的年歲在一個真正民主的環境下長大,發展出細微的決策技能,了解他們在這個世界的位置。當他們出了校門後,帶著這些寶貴的技能進入真實的世界,他們怎麼可能不開始改變我們的社會變成真正民主的社會,人民透過務實、解決衝突的技能解決生活上真正的問題。
換句話說,對多數的大人來說威權是他們的母語,民主才是他們的第二個語言。會不會想像我們小孩都有民主的母語!這難道不是你想要住的世界嗎?

在生活中學習-Sudbury Valley School
社會資本:學習的另一種視野

Life at Sudbury Valley: "If you're doing one hard thing, it's not that different from doing another hard thing."
One Person One Vote: How the School is governed
Other articles on SVS

你對這個文章有意見的話,歡迎張貼意見!想加入討論我們非常歡迎! 每一個意見可以刺激不同意見的產生,讓對話增加。

5 則留言:

  1. 是的,「孩子就是人」應該是我們教育的基礎。多少時候,孩子跌倒了,我們一把將他抱起,忘了給他時間慢慢站起來;多少時候,在時間的壓力下,我們順手幫他的鞋帶繫好,忘了他需要時間慢慢學習。多少時候,我們先看到了孩子可能面臨的障礙,於是事先幫他排除掉了。
    身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以為教育是無所不在的,無處不是教育現場。舉例來說,小學一年級的學生,究竟能不能讓他們爬樓梯到二樓的教室,還是堅決安排在一樓的教室,因為他們太小,爬樓梯太危險。樓梯間自然是教育現場。我們要教會我們的孩子的是上、下樓梯的禮儀,譬如先上後下;我們要教會我們的孩子上、下樓梯的安全,不可以跑、跳,不可以爭先;我們更要教會我們的孩子,樓梯間不是玩耍的地方。教育是掌握機會,告訴孩子「真實」的生活是什麼,而不是營造一個百分之百安全的環境,因為它距離「真實」太遙遠。
    那麼,什麼是「真實」的生活?「真實」的生活裡,處處有障礙,處處有危機?教育的目的不是先幫助孩子排除生活上的障礙或危機,而是相信我們的孩子,在我們的引導下,能做正確的判斷,自己學會排除生活中的障礙。
    「信任」是一件重要的事,我們相信孩子能做得到,他就一定做得到。相反地,當我們不相信他,我們永遠只會越俎代庖,他們就永遠學不會。
    我們的孩子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軟弱,人的本能會教會人生存的方法。若我們能放手,我相信,你會發現我們過去忽略掉多少孩子的本能。

    回覆刪除
  2. 我想我們的社會太注重所謂的時間表。。。我很喜歡sudbury school是因為在他們的學校裡,每一個人的興趣決定他們的時間的用法。在普通的學校,比如我的小學,中學,高中,我們被美國政府的要求控制。

    小孩子需要我們的尊敬。他們對世界的了解平常比我們還深,他們的直覺比我們的還精確。

    Angela,贊!

    回覆刪除
  3. Thanks, Miyuki, but in fact it was heavily edited by Stacy, and also partly translated by her (when I ran out of time to do it myself). My Chinese has a longer way to go than this might suggest.

    回覆刪除
  4. 記憶中最早對於教育體制的經驗,是在幼稚班前,被父母送去托兒所。台灣的托兒所,兩三歲幼兒就可以送去,主要是家中父母無暇照顧,所以送去外面集中託管。我對童年的記憶並不多,但印象深刻的是,那天被帶去外面一個陌生的地方,然後熟悉的母親轉身要離開,留下我一個在那個陌生的環境。我對那天的印象,是深灰色的。在場人物臉孔話語都灰樸樸也模糊,完全不清楚,但無可忘懷的是那天感受到不知道"為什麼"的強烈恐懼。不知道為什麼被帶到這個地方,不知道在這個地方做什麼,不知道為什麼要獨自留在這裡,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這裡。
    那種感覺會否跟出娘胎的嚎啕大哭是一樣的呢?
    完全無法瞭解,也不知道是否有人跟我解釋的恐懼。

    對於童年時候的印象,就是那種對外界不明白的恐懼。不知道外界為什麼那樣運作,不知道為什麼我要留在一個環境,不知道這些那些種種陌生的衝擊,究竟是為了什麼。
    是否曾有人明白,一個兩三歲甚至一兩歲的孩子,早有著喜怒哀樂也有著自己的情緒,也需要說明,也需要被尊重的對待,需要被告知,需要被安撫,需要有耐心的,好好的解釋這整個大人們早已熟悉但孩子完全陌生的生活規則。
    似乎沒有?也或許有,只是當時年幼的我無法理解,或是沒有人能夠有耐心的,慢慢的,說到讓我懂,也願意等我懂。
    孩子是沒有人權的,這意味著,你還小你不懂,照大人的意思做就是了。
    於是孩子最初接受到的感受,就是恐懼。對於未知的恐懼。
    恐懼,強迫接受,於是只能偏頗的理解,用不瞭解的態度,去解釋週遭的一切。

    那種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一種秘密的規則,只有自己茫然不覺。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只有自己不明白,旁人那種篤定的想法究竟從何而來。

    尊重、耐心對待,耐心的解釋,願意陪著妳等你懂,等你長大。

    這是孩子最渴望受到的教育。

    只是昨天,已經35歲的我,在朋友家問了一個問題,一個52歲的男人還是可以跟我說:"小孩子不需要知道那樣多。"
    (我已經忘了是否是確切的用詞,但聽起來就是那種意思)

    然後所有的成人臉孔後面都永遠抱著心中那個沒有受到好好尊重的孩子,持續對外渴求著那段早已消失時光未竟的補償。

    回覆刪除
  5. Quan! 你的意見切中重點,我很喜歡!

    回覆刪除

這是意見留言版! 我真心想要聽到每個人想法及看法,因此,拜托留下你的署名!